手机网投平台 > 股票基金 > 房租上涨,长租公寓被指哄抬房租遭炮轰

原标题:房租上涨,长租公寓被指哄抬房租遭炮轰

浏览次数:148 时间:2019-09-06

(点击上面蓝字赵秀池添加关注,浏览更多房地产资讯)

图片 1

图片 2

最近北京房租快速上涨引发热议,批量收房再转手出租的长租公寓运营商成为众矢之的,其背后无序扩张等问题显露。8月21日,北京市12345政府服务热线开通打击“黑中介”投诉举报专线,多部门严打恶意涨房租行为,加码租赁市场的调控力度。

8月份的房地产,有两大关键词,其一是土地流拍,其二是房租上涨。这两个话题,我在之前的推文中都有聊过。

据AI财经社报道,中弘股份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仙股”。8月21日,中弘股份收盘报价为0.81元/股,从18年前,最高的37.66元/股,跌到如今不足1元。中弘股份8月17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资金紧张,公司在建地产项目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且已有大量的债务本息逾期和诉讼(仲裁)事项未能解决,公司主营房地产业务面临困境。

此前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住房租赁企业被相关部门约谈后已承诺,不涨租金且提供超12万套的房源投向市场。不过,即使长租公寓暂时平价入市,若此类产品不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且刚需性租赁产品持续短缺,调控后租金仍将持续上涨。

今天就第二个话题,房租上涨,稍作回顾,提供一点新的解读吧。

说到中弘资金链紧张,其实已经历史久远了,安家融媒记得2012年时就有不少媒体报道过,中国经济网报道,中弘股份在公布2012年一季报的同时,又连发三份投资收购公告。而在此前的一个月内,公司已经在北京平谷区和云南西双版纳签下了2个巨额投资项目,总投资金额合计高达250亿元。对此,有业内人士担心,中弘地产短期内四处投资,且投资金额巨大,很可能导致公司资金链的断裂。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追求租金收益最大化,长租公寓在产品定位上只能锁定中高端类别。相似定位和追求快速规模化导致该类企业不计成本争抢房源,促使租赁市场整体租金提高。未来,待集体土地、商业办公项目转入租赁市场,或对长租公寓的经营模式带来冲击,可缓解行业发展无序及房租猛涨的难题。另外,租赁市场信息亟待透明化,仍需加强管理。

其实,甭管你怎么约谈,接下来房租还是要涨,这其实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升级版。

一语成谶,中弘最终还是没有摆脱资金链漩涡,在大肆盲目扩张行为中沉沦。

公寓运营商抢房源抬高租金 供不应求是主因

下面是我对房租上涨的三点解读。

图片 3

租赁市场近年来一直都有新入场者,房源数量一直有所补充,包括原本计划出售低价转为出租的房源,以及各大公司层面引入价格较优惠的人才公寓,加速供应的长租公寓等。

01房价不涨,房租必然上涨

据了解,王永红的发家史颇为传奇。在中弘鼎盛时期,王永红开发的北京朝阳常营的商住房项目,因CBD东扩地价翻了10倍。凭借“北京像素”小区的售卖,王永红一口气赚了50多亿元。期间还运作着当时除王府井外最长的商业街以及其他房产项目。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创立已有7年的自如公寓已超过70万间,并计划在今年突破100万间;2015年成立的蛋壳公寓,在今年上半年已拥有12万间,2018年底目标管理30万间公寓;魔方公寓预计增加房源5至8万套,房企方面如佳兆业此前公布的目标则是三年内打造长租公寓10万间。

这是中国楼市的特色。其特色可归结为两个字:异步。

长江商报报道,10年激进并购扩张,让江西宜春商人、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如今深陷债务漩涡。今年以来,中弘股份负面消息缠身,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海南如意岛项目被暂停施工、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此前,公司将26.38亿元募投资金挪作流动资金,至今未能归还。

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秀池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长租公寓的租金上涨会促进市场房租水平的提高。另外,北京的住房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可用于出租住房房源不足,谁掌握了房源谁就拥有主动权,因此,中介竞相通过各种手段获取房源。

所谓异步,指的是在中国楼市的发展过程中,房价和房租的涨幅相差非常大。过去年10年,不少城市的房价涨幅都达到了几倍,但房租涨幅远低于房价涨幅。

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一位知情人士向安家融媒透露,中弘股份子公司在海南三亚的项目涉嫌违法售卖,多迹象显示三亚鹿回头旅游区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亚鹿回头公司)违规销售法院已查封房屋。“冒险”销售的另一边,中弘股份也不断爆出偿还债务及利息违约的消息,内部也迎来一大波“离职潮”。据了解,中弘股份近两年加码旅游地产,其扩张力度也很大,通过并购完成了对多家公司的控股权,但背后却是问题重重。据一位从该公司离职的知情人士透露,其内部正经历风雨飘摇的“离职潮”,人事关系动荡,包括总裁崔崴在内的高管和员工相继离职,“只能说是问题很多”。

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认为,长租公寓难以做出产品差异。即使做出产品和价格差异,仍属于中端和高端产品,无法覆盖刚性居住需求的人群。原因在于,从收购租赁存量资产(房源)和增量资产(土地)都有一定成本,运营期间成本也较高,成本倒推租金收益,长租公寓产品只能定位中高端价格水平。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我认为是房地产发展的策略有关。

图片 4

但不少涉猎企业已经折戟在长租公寓领域,宣布倒闭,行业洗牌加速。在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看来,投资人简单以为租金价格上涨,就是杀入长租领域的好时机,资本盲目跟风,却忽视了人工成本上涨快于目标客户群可支配收入增长的陷阱。租赁市场和买卖市场截然不同,在租赁市场里规模效应是无效的,因为资本投入增加远超过了客户可支付能力的上涨。

当所有资源全都集中于住房买卖市场,大家关注的自然也都是房价。所以在购房者来看,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抓住房价的红利期。通过杠杆来实现上车,再继续通过杠杆来在房价上涨中实现“一套变两套,两套变四套……”式的资产几何级增长。

当时,还有中弘工作人员与安家融媒联系质问,知情人士到底是谁。不成想,没过几个月,所有的透露成了真相。8月23日,中国之声报道,海南三亚的明星楼盘——半山半岛及半岛蓝湾两个项目中,有2700多套房屋突然遭法院查封,甚至部分房产已被查封,却仍被开发商出售一事。三亚市半山半岛项目及半岛蓝湾的开发企业,均隶属于中弘股份有限公司。三亚市方面对中国之声回应:已对开发商销售行为刑事立案,同时将在法律框架下寻求解决方案。

一位上市房企的公寓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寓运营商抢房源、抬高租金,是客观上存在的现象,因为有规模和盈利的需求。同时,这个季度是旺季,每年都会有一定周期性上涨,今年上涨幅度比较大。不过,和可居住空间供给也有很大关系,今年的供给量大大减少的原因在于,低端刚需性居住空间基本都被拆违清理了。

整个市场是亢奋的,短时的,买卖房子赚差价是第一要务,人们对赚房租这种慢钱兴趣不大,他们愿意接受较低水平的租金。

在各种收购及腾挪转移中,中弘集团的资金隐忧早已显现。

刚需性租赁产品骤减 市场缺乏长效租赁机制

但是,这种增长必然是不可持续的,一旦房价失速,人们就会寻找资产增值的替代方案。

2017年界面新闻报道称,被称为“北京最难卖自住房”的中弘·由山由谷项目,正面临新的危机。自商办类项目限售停贷政策出台后,中弘股份位于北京平谷的由山由谷与御马坊两大项目遭遇了大面积退房。从本质上来看,作为一种变现融资行为的售后包租背后,往往折射的是开发商本身的资金链问题。

根据贝壳研究院的报告显示,自2017年末开始,北京外围城区不符合居住要求的违规建筑、群租房等被清理,导致需求向内城转移。此外,中心城区企业密集,毕业季期间内城租赁需求也有所增多。

所以说,当前房租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房东们要维持房产所带来的收益,只不过过去是房价,现在是房租而已。

所以,当中弘股票跌到如今不足1元时被媒体评论为京城最惨地产商。根据中弘方面8月20号的发布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截止今年8月9号,中弘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已达500多亿,全部为借款。

事实上,早在2013年,北京市住建委等六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出租房屋管理的通告》,主要涉及严禁违反出租房屋面积限制条件出租,包括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

当房东们想赚房租这份钱的时候,自然不满足于当前鸡肋的租金收益。所谓房租的民生属性,在大量的房东眼里,并不十分重要。

图片 5

自2013年末开始,违法出租房得到有效清理。在《北京市“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2017年工作计划》中显示,2017年度依法取缔违法群租房7000余户,其中城六区5600余户,城六区违法群租房实现动态清零。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调控在这个新趋势前面很无力,具体原因请看第二点。

遭遇调控,本就资金链紧张,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然而,近日曾有“小香港”之称的海淀区田村,被爆又现地下室隔断间。目前,经相关部门调查发现,该区域为人防工程,在2016年综合整治清理后已经关停,但之后有人破坏了人防工程的原始结构,用隔断打了很多房间用来住人,现已被再次清理关停。

02租房市场的结构调整非常快

安家融媒无数次提醒过,在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指导下,这两年的市场大相径庭,很多炒房者已经赚了盆满钵满,很多人也纷纷抛售退场,避免被套牢,加上房子回归居住属性后,一切围绕房子是用来住的发展租赁住房等政策让炒房者更加没有了空间。尽管如此,依然有人沉浸在炒房的快感中,也有不少开发商仍然拿地热情不减。

曾居住在田村附近的租客表示,几年前,田村到处都是几百元的隔断间,但现在这些隔断间已被取缔,取而代之的是租金上千元的两居室,租房压力增加了,所以搬到其它地方了。

过去一二十年,中国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飞速发展,但都主要集中于买卖市场,人们在不断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但租房市场实际上是原地踏步的,超过99%的租赁房源都是面向低端用户的。低端的房源匹配低端的房租水平,这还算合理。

但是很多开发商没有看明白,觉得今年上半年业绩不错,于是盲目上调业绩目标,对于一些大企业可能丰收在望还可以理解,但是一些不明就里的中小房企也跟风可能就有点自不量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房子卖出去,不要囤房子。中小房企倒闭潮才刚开始,已有越来越多迹象表明,中小房企正在被大的地产公司并购,甚至是退出房地产业。

在郭毅看来,目前租赁市场本身存在多元细分的租赁需求,此前北京清理地下室、群租房导致面向中低端租赁型产品供应量减少,但是这部分租赁需求较大。而中介公司看到市场需求的空白,通过大量的吸纳房源,对房源简单装修改造后分割小面积对外出租。使得对比整套房源,单间房租金相对较低。此种租赁型产品原本符合中低收入阶层,但是由于多家中介公司开展相类似的业务,市场上形成房源的竞争和区域垄断,造成整体房屋租金的提高。

但这里有一个隐患,那就是当租房消费升级来临,住房买卖市场被严格调控的时候,存量房源必然要进行升级。干掉隔断间,封掉地下室,拆除违建等等。原来纯低端的租赁房源在资本介入后,要切出一部分升级为中端甚至高端房源,后者的租金必然要上涨。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房企成功发行的债券项目金额共计2716亿元,这一数字不及2017年房企融资总额10864亿元的三分之一。这些搁浅的债券揭示了对房企金融管控的强化,房企国内融资难度增大。

本文由手机网投平台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房租上涨,长租公寓被指哄抬房租遭炮轰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置业环七环,阿里苏宁京东谁是赢家